德云社五大叛徒 德云社四大叛徒現狀

博主:mikemike 昨天 3 0條評論

德云社五大叛徒 德云社四大叛徒現狀

離開德云社的八大叛徒?

徐德亮,2008年9月19日退出,退出后張文順與其斷絕師徒關系,并聲明收回其名字中“德”字使用權。


王文林,2008年9月19日退出。李菁,2010年8月6日退出。


何云偉,2010年8月6日退出。


張德武,2010年9月退出,2016年02月17日病逝。


曹云金,2010年12月4日,曹云金在新書簽售會上承認退出德云社。


劉云天,隨曹云金退出。


張天羽,隨李菁退出。


崇天明,隨李菁退出。


郭天翼,隨李菁退出。


張鶴文,2010年退出。


閆云達,2018年退出。

如何看待德云社的叛徒問題?

前些日子隨著郭德綱的大徒弟閆云達宣布離開,德去社云字科的學員已經所剩不多。當年的“德云四少”李菁、何云偉、曹云金、劉云天的集體出走使德云社大傷元氣,多虧老郭及時捧紅新“德云四少”才讓德云社的招牌繼續在相聲屆呼風喚雨,但是為何德云社總是留不住人呢?這個問題當事雙方也都沒有公開明確的解釋過,其中原由也就不為人所知。正所謂人各有志,出走的人可能覺得在德云社沒有得到符合自己能力報酬,也有可能覺得自己在德云社已經沒有施展才華的空間,離開德云社的人各有各的出路,有的人混到香車美吃喝不愁,而也有的人還在為生計而奔波,其實個人覺得離開德云社的人也沒必要被稱之為叛徒,必竟德云社到現在也沒有因為哪個叛徒的出賣而關門,反而是越來越紅火。

先從好的說起,曹云金先把人品放一邊,他的相聲功底確實不錯,他和劉云天表演的相聲也確實能讓人開懷大笑,在離開德云社后曹云金自己也組建了一個相聲團體取名“聽云軒”,而且在電影和綜藝節目中也經常能看見他的身影,可謂忙的不亦樂乎,從他曬出的照片可以看出,如今的曹云金早已過上了不用為追求物質而操勞的生活。而他的搭檔劉云天自從和曹云金上了一次就再也沒有什么消息,現在基本就是隱身的狀態。

而何云偉和李菁在離開德云社后,就投奔了和老郭有矛盾的北京電視臺,現在兩個人雖然不怎么說相聲了,但是也總能在各個綜藝節目上露個面,經濟實力雖比不上曹云金,但是也絕對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。

而當年在德云社小有名氣的余德亮在離開后,就很少出現在大眾視野中了,本來相聲說的就很一般的他聽說現在只能靠給別人寫寫劇本過活了。(dh)

德云社云字科還會出現“叛徒”嗎?為什么?

那還用問嗎?前頭有車后面有轍。有以身作則的“叛徒”班主,能教岀不叛的,那一定是沒用心教,誤人子弟啊。再者說了,叛徒是針對敵人說的,同胞跳槽是現代時尚。難道郭德綱不認楊志剛師父就是叛徒嗎?

德云社五隊演出陣容堪比商演,郭德綱分配不均不怕徒弟有意見嗎?

德云五隊確實有點“豪華”,燒餅和曹鶴陽、張番和劉銓淼、張九齡和王九龍,三對朝陽組合,頗受師父郭德綱重視,有實力有前景。

王九龍是郭德綱的外甥,和郭麒麟同歲但小幾個月,為郭麒麟表弟。張九齡既是王九龍的好搭檔、又是好兄弟,所以張九齡經常稱自己是德云社“太子黨”——調侃的成分比較大。

張九齡在2007年入德云社,本來是“鶴”字科“關科徒弟”,2013年正式拜師時,成了“九”字科大師兄,可見郭德綱對其重視。每個科的排行老大,都是很受郭德綱器重的,出頭的機會也更大——只要不鬧什么幺蛾子。

《扒馬褂》是一段傳統相聲節目,郭德綱卻經常用來捧師弟和徒弟,孫越、岳云鵬、張鶴倫、燒餅等都和郭德綱表演過?!熬拧弊挚评?,張九齡是第一個得到和師父一起表演《扒馬褂》的徒弟,當然同臺還有王九龍。

張番和劉銓淼,相信很多網友都認識吧,在參加《相聲有新人》之時認識郭德綱,并很快投入其麾下。

搭檔十三年,上過春晚、得過全國相聲大賽一等獎、獲得過CCTV相聲大賽金獎,實力不容小覷,只不過張番和劉銓淼一直不溫不火,就是缺少一個引路人或伯樂。

加入德云社應該是這小哥倆最好的歸宿了,個人有能力、也得有好平臺,對于相聲藝人來說,目前最好的平臺當屬德云社了。

當然了,郭德綱也算是撿了個大便宜。許多網友好奇的是,張番和劉銓淼正式“擺知”后,郭德綱會將他們歸入哪個科呢?

燒餅從小跟隨郭德綱吃住,典型的“兒徒”,天生的多動癥給郭德綱惹了不少禍,甚至一度鬧著要和曹云金一起離開德云社。父母聞訊從東北趕赴北京,一頓“猛削”和教育之后,總算留下了。

也幸虧留下,不然真得“餓死”了。只不過郭德綱很偏心于他,即使有那些“不堪”往事,依然一如既往的特別關照,經常帶著他上綜藝節目,還是五隊隊長。

“小四”曹鶴陽是“鶴”字科二師兄,早年間還是隨趙傳章(師父馮立樟、師爺張壽臣)學習相聲,給燒餅“量活”也是沒得說。

不讓岳云鵬上車的是誰?

大名鼎鼎的德云社叛徒,曹金

微信掃一掃
The End

發布于:2022-08-02,除非注明,否則均為質域生活網原創文章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